山西出版传媒网

编辑:dede58.com 发布时间:2013-10-14 浏览:

14.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

一定是出鬼了!明明是同样的汽车,十三个站头,怎么会是完全不同的地方呢?那时候我不知道市中心的街道多数都是单行道,来去汽车的站头设立在不同的地方。这里不是17街,而是16街。虽然17街和16街相差只有一条街,却有着天壤之别。16街是条步行街,白天这里是上班族的天下,那些摩登男女一个个夹着个公事包,一本正经地匆匆赶路。可是到了夜晚,到了只有酒吧还开门的时候,马路上除了酒鬼,就是要饭的了。

孤身一人站立在酒鬼和要饭的当中,语言不通又迷失了道路,我只有心惊胆战。我不知道怎么办才好,到处都是墨漆黑的黑人,其中有一个人正醉醺醺地向着我走过来。

“哈啰!贝贝,过来……”我的脚骨发抖了,无知觉地后退着,我想我的末日到了。

正在这时候,我忽然看见拐弯角上走出来一对年轻的黑人男女,他们西装革履,时装打扮,我就好像是抓到了救命稻草一般飞奔过去。我当时只会说两个单词,一个是“汽车”,一个是“波德”。这对男女大概被我突如其来的出现吓得瞠目结舌,但立刻明白了我窘迫的处境,只是无奈听不懂我的话语。他们看到我急到了火烧火燎的样子,不知怎么办才好。

幸亏那个女人灵机一动,从皮包里摸出一支笔和一本记事簿,她比划着让我在上面画画,我明白了,便在那张纸上面画了一幢房子、一辆汽车和一个人,我指着图画告诉他们:“我……汽车……波德……”又急中生智想出来另外一个单词:“家”。那聪明的女人想了想恍然大悟,她向那个男人解释了一番以后,那个男人一拍脑门对我说:“跟着我,跟着我!”

这三个字是我熟悉的,因为当时上海的电视里正在播放《跟我学》这档学英语的节目。于是我便跟着这对男女穿过了马路,他们的长腿迈得很快,我几乎奔跑起来,当我们到了下一个路口的时候,一辆公共汽车停到了我的面前。这不是我要乘坐的长途汽车,这对男女却不由我分说,就把我塞进车子里。车门在我的脑后唰一声关上了,那对男女隔着车窗和司机解释着什么,又向我挥手道别。我很焦急,我不知道这辆汽车会把我带到哪里,我的口袋里又没有多余的钱来乘坐这辆汽车。然而这些都不是大问题,最大的问题是,当我举目观望的时候发现,这辆车子相当拥挤,而且都是已经喝得烂醉的黑人,我是其中唯一的女人,我要瘫倒下去了。

车窗外面摩天大楼的茶色玻璃散发出冰冷的寒气,车窗里面的黑人兄弟热气腾腾地喧哗,他们看到我亢奋起来,拍手跺地在车厢里又唱又跳。整辆汽车跟随着他们跳动的节奏,剧烈地晃动起来,越来越厉害,幅度之大,我以为汽车要打翻了。

我尽量缩小身体,两只手紧紧抱住了汽车里的扶手。我不知道今天晚上还能不能回家,能不能看到我心爱的儿子,想到这里,我为自己在美国找饭吃如此艰难而感到心酸。

就在这个时候,车厢里的酒鬼们突然大呼小叫起来,他们一个个都看着我,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,只看到车门在我的面前打开,车子停在一个斜坡的旁边。这里不是车站,可是车子上的人一起轰我下去。我的后背瑟瑟发冷,斜坡下面是高速公路的进口处,他们难道是想把我推到高速公路上,集体谋杀我吗?我死死抱住钢管不放手,恨不得和钢管融为一体。见我不肯下车,两个彪形大汉立刻挤过来,他们一边一个把我架了起来,我根本没有抵抗之力,就好像一只小鸡一样,两只脚悬到半空当中。他们拎着我从斜坡上面冲下去,所有的人都在叫喊,只有我咬紧了嘴唇。

我想明天早上,我那支离破碎的尸体将被人们在高速公路上发现,我只希望不要太可怕,不要吓到我的儿子。

夜间的冷风在我的耳边呼啸,我抬起头来,最后看了一眼满天的繁星,一轮明月挂在正前方,我和我的儿子说了声再见,便把眼睛闭上。突然,风停了,叫喊声变成了欢呼声,我感觉到我的两只脚站立到了坚硬的地板上。睁开眼睛一看,原来我已经被放进了一辆公共汽车里。早上把我带进城的女司机正冲着我微笑,那两个把我架进汽车的大黑人,站在汽车外面的黑暗当中露出了雪白的牙齿,对着我摆了摆手说再见。
本文来源:?bkid=244886&cid=740756


(上传者:yjysm119)
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
Copyright © 威尼斯人线上娱乐场 版权所有 Power by ygjy2008.com